半岛·综合体育(中国)官方网站-Bandao Sports老旧家具乏人问津的背后:想卖没人收、处理太麻烦
发布时间:2024-04-01 07:37

  半岛·综合体育鄞州钟公庙街道居民周先生今年春节前新房装修完毕,他原本想把家里的老柜子、旧沙发卖掉,换上一套新家具。“我在二手置换平台挂了大半个月,没人来搭理。这些旧家具保养得都挺好,有七八成新,想想当初买来还挺贵的,若是当废品扔掉又可惜,还是搬到新房子再用上几年吧!”说起旧家具的处理,周先生很是无奈。

  今年2月,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提出,推动大规模回收循环利用,加强“换新+回收”物流体系和新模式发展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,鼓励和推动消费品以旧换新。近日,国务院印发《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》。

  与家电、汽车等行业不同,大件家具换新面临搬运、处理、回收利用等诸多环节。旧家具、旧沙发这类“大块头”往哪里去?能否实现以旧换新?为此,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
  记者在本地同城生活网站输入“旧家具回收”,搜到三个关联商家。分别与对方联系后,这三个商家得知是要卖家里的旧家具,均表示“没兴趣”,“如果是成批的旧办公家具,倒还会上门来看看”。其中一位商家干脆说,他是搬家公司的,“你若是要把旧家具扔掉,我们可以帮忙,按大小算钱,一车300元起步。”

  在“闲鱼”本地二手平台,记者看到有两三位网友挂出家里的旧衣柜、旧床垫在卖,但更多是开店的商户在“吆喝”卖新货,而且成交量很少。

  日前,记者来到位于海曙藕池村的杉市旧货市场。市场里的商户主要有两类,一类是卖家具的,一类是卖厨房设备用品的。

  记者走访了四家家具店铺,发现铺子里在卖的,绝大多数是全新的家具,有柜子、老板桌、大大小小的茶桌等等,家用的旧货很少。店主做了近20年的旧货生意,他指着店里的物件说,只有那几张圆台面是从饭店收来的旧货,“放了很久,一直没人要”,其余摆卖的家具、茶桌等都是他从厂里采购的新货。

  来自安徽亳州的旧货商小程告诉记者,店里摆卖的旧桌椅大多是从餐馆或单位收来的。因为有的人要开餐饮店或者小公司,就会来市场淘点便宜货。“现在也就饭店、公司淘汰下来的成套件桌椅、办公家具还有人要。”小程说,他们只做这类成批成套的回收业务,一般不收居民的零散二手家具,“为了一两件旧柜子、旧沙发来来跑,搭上人工、油钱,不划算。”

  随后,记者又来到现代商城,向几家家具店咨询是否能回收旧家具,结果令人失望,均表示“没有开展这项业务”。一家品牌床垫销售商说,除非是买新床垫,他们送货时可以顺带把旧床垫回收,价格顶多100元一张,“我们收来也没用,要么卖给破烂王,要么找地方扔掉。”

  家具旧货商告诉记者,早些年他们还会去居民家收些保存较好的旧家具,然后卖给城中村的租户或者建筑工地的务工者使用。“这些年,外来的租户生活水准也提高了,尤其是年轻人,都不喜欢用老家具,要买新的。另外,工厂出的板材家具越来越便宜,像两门衣柜售价不到200元,一张木床不到400元。相较低价的新品,老家具愈发不受待见。”说,新家具都发愁卖不掉,他们也就没兴趣上门收老家具了。

  宁海一位家具商张女士说,对家具企业来说,只有红木类家具还有一点回收、收藏价值,或者当小料再加工使用。像橡木、榉木、胡桃木等实木家具,居民当初花大价钱买来,但对厂家来说,这些旧货没啥再利用价值,更别说板材家具了。而沙发的贬值速度则更快,无论是皮质的还是布艺的,用过几年之后,价值几乎“归零”。

  旧家具乏人问津的背后,折射出家具市场消费趋势的改变。张女士说,家具消费中审美因素占了很大比重。“早些年的家具、沙发讲究用料厚重,颜色也偏深偏重。现在的家具,除了新中式以外,流行现代简约风、轻奢风,且大多是浅色系的。”张女士说,消费者的审美、“口味”变了,这也是老旧家具无处可去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家里的旧家具,居民想以旧换新,但“出不去”,而在回收环节,商户考虑到收货麻烦、销售难而兴趣寥寥,由此形成一个堵点。海曙鼓楼街道居民陈女士说,她也想换新家具,可家里的床、沙发等找不到人来回收,一想到处理太麻烦,就拖下来了。

  作为耐用消费品的家具,通过以旧换新,是把“存量”变“增量”促进消费的一个有效途径。专家指出,目前家具行业还缺乏完善的以旧换新循环体系,另外旧物评估价值偏低,这也导致居民换新欲望不强,“新三年,旧三年,一直拖下去”。这方面,生产企业要有所作为,更好地实现销回一体化,激发消费者以旧换新的欲望,释放庞大的存量市场潜力。

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4076

  鄞州钟公庙街道居民周先生今年春节前新房装修完毕,他原本想把家里的老柜子、旧沙发卖掉,换上一套新家具。“我在二手置换平台挂了大半个月,没人来搭理。这些旧家具保养得都挺好,有七八成新,想想当初买来还挺贵的,若是当废品扔掉又可惜,还是搬到新房子再用上几年吧!”说起旧家具的处理,周先生很是无奈。

  今年2月,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提出,推动大规模回收循环利用,加强“换新+回收”物流体系和新模式发展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,鼓励和推动消费品以旧换新。近日,国务院印发《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》。

  与家电、汽车等行业不同,大件家具换新面临搬运、处理、回收利用等诸多环节。旧家具、旧沙发这类“大块头”往哪里去?能否实现以旧换新?为此,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
  记者在本地同城生活网站输入“旧家具回收”,搜到三个关联商家。分别与对方联系后,这三个商家得知是要卖家里的旧家具,均表示“没兴趣”,“如果是成批的旧办公家具,倒还会上门来看看”。其中一位商家干脆说,他是搬家公司的,“你若是要把旧家具扔掉,我们可以帮忙,按大小算钱,一车300元起步。”

  在“闲鱼”本地二手平台,记者看到有两三位网友挂出家里的旧衣柜、旧床垫在卖,但更多是开店的商户在“吆喝”卖新货,而且成交量很少。

  日前,记者来到位于海曙藕池村的杉市旧货市场。市场里的商户主要有两类,一类是卖家具的,一类是卖厨房设备用品的。

  记者走访了四家家具店铺,发现铺子里在卖的,绝大多数是全新的家具,有柜子、老板桌、大大小小的茶桌等等,家用的旧货很少。店主做了近20年的旧货生意,他指着店里的物件说,只有那几张圆台面是从饭店收来的旧货,“放了很久,一直没人要”,其余摆卖的家具、茶桌等都是他从厂里采购的新货。

  来自安徽亳州的旧货商小程告诉记者,店里摆卖的旧桌椅大多是从餐馆或单位收来的。因为有的人要开餐饮店或者小公司,就会来市场淘点便宜货。“现在也就饭店、公司淘汰下来的成套件桌椅、办公家具还有人要。”小程说,他们只做这类成批成套的回收业务,一般不收居民的零散二手家具,“为了一两件旧柜子、旧沙发来来跑,搭上人工、油钱,不划算。”

  随后,记者又来到现代商城,向几家家具店咨询是否能回收旧家具,结果令人失望,均表示“没有开展这项业务”。一家品牌床垫销售商说,除非是买新床垫,他们送货时可以顺带把旧床垫回收,价格顶多100元一张,“我们收来也没用,要么卖给破烂王,要么找地方扔掉。”

  家具旧货商告诉记者,早些年他们还会去居民家收些保存较好的旧家具,然后卖给城中村的租户或者建筑工地的务工者使用。“这些年,外来的租户生活水准也提高了,尤其是年轻人,都不喜欢用老家具,要买新的。另外,工厂出的板材家具越来越便宜,像两门衣柜售价不到200元,一张木床不到400元。相较低价的新品,老家具愈发不受待见。”说,新家具都发愁卖不掉,他们也就没兴趣上门收老家具了。

  宁海一位家具商张女士说,对家具企业来说,只有红木类家具还有一点回收、收藏价值,或者当小料再加工使用。像橡木、榉木、胡桃木等实木家具,居民当初花大价钱买来,但对厂家来说,这些旧货没啥再利用价值,更别说板材家具了。而沙发的贬值速度则更快,无论是皮质的还是布艺的,用过几年之后,价值几乎“归零”。

  旧家具乏人问津的背后,折射出家具市场消费趋势的改变。张女士说,家具消费中审美因素占了很大比重。“早些年的家具、沙发讲究用料厚重,颜色也偏深偏重。现在的家具,除了新中式以外,流行现代简约风、轻奢风,且大多是浅色系的。”张女士说,消费者的审美、“口味”变了,这也是老旧家具无处可去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家里的旧家具,居民想以旧换新,但“出不去”,而在回收环节,商户考虑到收货麻烦、销售难而兴趣寥寥,由此形成一个堵点。海曙鼓楼街道居民陈女士说,她也想换新家具,可家里的床、沙发等找不到人来回收,一想到处理太麻烦,就拖下来了。

  作为耐用消费品的家具,通过以旧换新,是把“存量”变“增量”促进消费的一个有效途径。专家指出,目前家具行业还缺乏完善的以旧换新循环体系,另外旧物评估价值偏低,这也导致居民换新欲望不强,“新三年,旧三年,一直拖下去”。这方面,生产企业要有所作为,更好地实现销回一体化,激发消费者以旧换新的欲望,释放庞大的存量市场潜力。